大空满秋

咸鱼一条

雷安

雷安

第一次写雷安哇,是现代已交往设定,可以接受的小可爱就往下翻吧。

 

 

 

 天灰蒙蒙的,雨已经下了一天。安迷修一进家门就倒在了沙发上,他太累了,还受了伤。从早上出门开始,因为今天他要早到公司所以他在雷狮还没有起床的时候就出门了。外面下着雨,安迷修到公司的时候全身都湿透了,但又没有换的衣服,无奈只能湿这在冷空调里工作。随后中午的时候本来他和金约好一起去吃饭,但还没到食堂,就被赶上来的后辈叫住:“安哥!”“哦哦是安莉洁啊,怎么了吗?”“老板说让你把我们部门这个月,上个月和前一个月的财务报表整理好在今天下班前给他。”安迷修无语,这个老板新上任没多久,但总和他过不去,隔三差五的就找事刁难他,这不之前要求今天上交的工作还没做完这又来了。安迷修没办法,只好对金发了条消息说抱歉,便会去继续工作。安迷修本来因早上淋了雨后没擦干就在空调房里呆了这么久就有些头疼,又要处理这么多工作,所以安迷修一直忍着头痛直到下午五点才完成所有的工作。外面雨停了,但凉风袭来,吹得安迷修直打哆嗦。终于在到家后便倒下了。

 雷狮此时心情很不好,早晨一醒来就发现媳妇不见了,在看到了桌上的早餐和纸条后才好了一点。但是此时已经是下午六点了,他还不能离开公司,就因为他那亲爱的哥哥突然来公司开什么董事长会议。他本来五点半就能准时下班回家陪媳妇的,更要命的是安迷修已经一天没和他联系了,没有电话也没有短信。虽然雷总中间有好几次都想打电话给安迷修但考虑到安迷修之前跟他啊说过这两天非常忙怕打扰到安迷修就忍住了,但他心里隐隐地感到不安。于是在会议一结束,雷狮就飞速回到了家。

 一到家雷狮就找起自家媳妇,他进屋时看到了安迷修的鞋子,但屋子里没有开灯,连走动的声音都没有,这让雷狮感到很奇怪。他淡定地开了客厅的灯,便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的安迷修。他一下子就不淡定了,摸摸安迷修的头,好烫!“啧,发烧了都不知道的吗。”雷狮的眼里充满了心疼。他抱起安迷修发现安迷修浑身都冰冰凉,脸色不由得更黑了。把怀里的人轻轻放到床上后,便帮他换衣服,刚解开扣子,就看到了嫩白的肌肤上有一大块乌青,雷总抱着想打人的心情帮安迷修换好衣服,盖好被子,有去找了冰贴贴在安迷修头上。在雷总一夜未眠的细心照料下,第二天安哥就退烧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随着窗户透了进来,安迷修睁开眼就看到了趴在床边的自家老公。他刚抬手像帮雷狮盖被子雷狮就醒了。“怎么样,好点了没?”因为刚退烧没多久安迷修还没有什么力气,嘴也很干,想说话但声音很沙哑,我们沉迷自家媳妇美貌无法自拔的雷总(被打)这才想起来把床边的水喂给媳妇。“你怎么这么蠢,发烧了都不知道,昨天这么冷还下雨就不知道多穿两件吗。啧早知道昨天就送你去你公司了。”雷狮的弹雨连珠让我们的安宝宝很蒙圈。“原来是发烧了嘛,难怪我昨天头这么疼。。。”雷狮看着床上的人十分无语,但没办法,再傻自己也喜欢。安宝宝刚要起来就被雷狮按了下去“你刚退烧,先在床上躺着吧,我可不想再照顾你一晚上。等着,我去给你做早饭。”安迷修没办法只好在床上待着,等吃完晚饭后,才猛然想起来“糟了雷狮!我今天没去公司!完了完了老板又要为难我了”后面半句安迷修说的很小声,但还是被雷总听到了“你老板老是为难你?你怎么不和我说?”“诶!”安宝宝很蒙圈“也没有啦就是。。”“你身上的那块乌青怎么弄得?”“啊,那个啊,就是那天搬桌子不小心磕到了”“为什么要你去搬桌子?”“不是老板指明嘛。。”安迷修不敢说下去了,因为雷总的表情已经很不好了,“你别去那个什么破公司上班了,来我公司,我正好缺个助手。行了这是你别管,好好再睡一觉。”“不是,恶党。。。”“行了,你再多说一句,今天晚上腰就别要了。”安哥表示自己还是个病号呢。但看看雷总的脸色,只好躺下睡觉。

 后来等安哥再醒来的时候,他被通知以后都要到自家老公的公司给雷总当助手。为此安哥表示心累


之前去bw的存货,我是pipi美

发现了以前美术课的作业

画画新手,求指导,特别是ipa上的。